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明的空间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日志

 
 

温庭筠与《望江南》  

2013-10-07 10:49:48|  分类: 解读反思(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学习温庭筠的《望江南》时,学生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温庭筠是男是女?为何要以女人的口吻来写词,这首诗到底表现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第一个问题,非常好回答。据史料记载:温庭筠(约812866),男性!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赋诗,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精通音律。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后人辑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

第二个问题,就很有深度了。上课时,虽然补充了“花间词派”与“思妇闺怨”诗词的一点知识,但终究有限。今特意查了些资料,除增长见识外,亦备教学之用。

一、“花间词派”

花间词,源自后蜀赵崇祚收录了温庭筠、欧阳炯等十八位词人的作品,编成了一部文人词总集—-《花间集》。这些词人的作品,便被人们称为花间词派。

这个名称,跟这些作品的内容有莫大关系。这些词作,落笔多写闺情,或者花下饮酒之事,而且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因此有此雅称。

为何这些文人会写闺情之事呢?

首先,这与晚唐的社会政治有很大关系。晚唐时局动荡,五代西蜀苟安,君臣醉生梦死,狎妓宴饮,耽于声色犬马。晚唐五代诗人的心态,已由拯世济时转为绮思艳情,而他们的才力在中唐诗歌的繁荣发展之后,也不足以标新立异,于是把审美情趣由社会人生转向歌舞宴乐,专以深细婉曲的笔调,浓重艳丽的色彩写闺情感受、内心体验。花间词正是这种颓靡世风的产物。

再者,词在晚唐五代形成之时,是由文人填写的、供君臣宴乐之间歌伎乐工演唱的曲子。因此也就决定了花间词的题材和风格,以“绮罗香泽”为主。

二、思妇闺怨诗词

虽然“花间词派”是特定时代的特定产物,但是在中国古代诗词史上不乏文人以女子的口吻来表达思想感情,因此形成了特定的诗歌主题“思妇闺怨”。这又是为什么呢?

个人认为,有以下几种原因:

1.人文关怀

受封建气候的荼毒,中国女性古来很少接受文化教育,更不用谈吟诗作赋了。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发展,很多男性外出谋求经济收入,或求取功名,或从军远征,已成为一件更为普遍的事情。而那些留守在家的妇女们自然就承担了家庭生活的重任,衍生了无穷无尽的相思之苦。因此,文人们秉承《诗经》“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的精神,关注这一社会群体的生活情景与思想感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例如,李白的《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皎洁的月光照射着长安城,呈现出一片银白色的世界。随着飒飒秋风,传来此伏彼起的捣衣声。长安城内的家家户户,凡是有丈夫戍守在边关的妇女们,都趁着这月明之夜为远方的征人赶制寒衣。诗人李白借这一独特的场景,来表达对时世的感触。

2、情感折射

从某种意义上看,与其说是闺中人在想念、在幽怨远方的游子,倒不如说是游子在企盼闺中人的思念。古代男子要实现社会所赋予的角色不得不出外宦游,四处漂泊,这种心态亦不亚于那些女性。尤其是仕途受挫,抱负无从实现之时,这种心态愈加明显。但是局限于男性角色,因此,这种情感往往会借女性之口吻来宣泄心理。

王昌龄的《闺怨》一诗中写道:“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妻子本是站在丈夫立场上的,希望丈夫能够封侯归来、衣锦还乡,然而,在那春日陌头杨柳色的感召下,她却幡然后悔了。这春日的美景唤醒了少妇内心深处对青春年华的珍惜以及对夫妇比翼相处的渴望之情,也传达着对宦游远方的丈夫的怨恨之情。女子之口,传达出的又不是远离在外的男子的心境呢?

   3、命运隐喻

我们不能忽略的是,在追求命运的过程中,有大批有才华的知识分子是不能实现他们的理想的,怀才不遇,往往在现实中碰壁。这种痛苦、失落的情绪,与在闺中等待的女子,难道不如同一辄?因此,同病相怜的情感体验,也让他们借女子之口吻传达情绪。白居易在听闻《琵琶行》里的琵琶女的身世及琴音外,为何落泪青衫,其间的共鸣不言而喻!

最著名的诗,当属朱庆馀的《闺意》:“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诗歌虽然表现的新婚女子的微妙的情绪,但此诗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近试上张水部》。张水部就是张籍,是唐代一个很有名的诗人,朱庆馀是张籍的学生。朱庆馀的“闺意”,言外之意是试问老师,我能否考中否?张籍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他也借女子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越女新装出镜心, 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 一曲菱歌抵万金。”

在“性别错位”的背后,男性的生活经历与女性的生活体验得到了高度融合。因此,在赏读这些“思妇”诗词时,我们不要再执着于作者的性别了,而应重点关注这些诗词情感的着眼点,是思人?还是怨恨什么?

   三、温庭筠

 《望江南》(温庭筠)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本词写一女子登楼远眺、盼望归人的情景,表现了她从希望到失望以致最后的“肠断”的感情。这首小令,如一幅清丽的山水小轴,画面上的江水发出的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叹息,连落日的余晖,也盘旋着一股无名的愁闷和难以排遣的怨恨。还有那临江的楼头,点点的船帆,悠悠的流水,远远的小洲,都惹人遐想和耐人玩味。这首小令,看似不动声色,轻描淡写中却酝酿着炽热的感情,而且宛转起伏,顿挫有致。一个男子竟能如此细致地摹绘出女子细致的情感变化,而且用笔雅致,令人啧啧惊奇。

温庭筠的生平,资料很少,但也流露出了一点信息。温庭筠虽才华横溢,但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从28岁到35岁的八年之中,他屡屡应试,屡屡不第,尤其是最末一次应试,竟因恃才傲物,讥讽权贵,触犯上司,被诬为“有才无行”,再次名落孙山,以至于一生都未能得中进士。终生不得志的温庭筠,致使他放浪形骸,致力于遣词造句,终有所成就。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

整理完这些资料,我突发奇想,不由得想到了最近流行的《香水有毒》、《爱情买卖》之类的口水歌,这恐怕是现代版的“闺怨诗”了吧?下次不妨反问学生如何看待这些歌曲?是不是更简单些?温庭筠与《望江南》 - 伊明 - 伊明的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